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学府人物

【校友故事】郭青俊:为了阿勒泰的葱郁 我就是要较真

    上百名各族干部、群众簇拥着一位身材单薄、泪流满面的“大男孩”,依依惜别的情景令人感慨——哈萨克族老人的哽咽就像送别儿孙远行,维吾尔族男子的抽泣犹如与兄弟话别,呜啼的女子分明是在和爱人相拥不舍……“每个人只许和他拥抱一次”,有人焦急地喊起来。

  这场离别的主角就是国家机关干部中唯一两次援疆、被哈萨克族同胞亲切地称为“巴拉书记(娃娃书记)”的郭青俊。

  2002年8月23日,作为中央国家机关第四批援疆干部,国家林业局场圃总站林场处副处级干部、年仅32岁的郭青俊来到阿勒泰地区挂职,任林业局副局长。2005年春节前夕,当郭青俊完成第一个任期准备返京时,阿勒泰地区林业系统职工联名给地委和国家林业局领导写信,恳请郭青俊留任。信中写道:“没有人像他这样拼命地工作;没有人像他这样真心对我们好,他不说大话空话,不干不切实际的事,遇到郭青俊是我们的幸运… …。我们祈盼着他能留下来继续与我们一起战斗。”短短三年援疆,郭青俊就赢得了大家的爱戴和认同。就这样,郭青俊的援疆生涯一直延续到了2008年。

  我就是要较真,剔除流俗才能求得发展

  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大,但老百姓的贫困问题为什么一直难以解决?“除了地理环境因素的影响,更主要的是受到人们较为落后的观念和行为方式的制约。”郭青俊说,“我较真,就是要破常规、去流俗。”

  然而,凡事一较真,就会引起各方面的反弹;加之,“外来的和尚”没有根基,面临的阻力更大。但郭青俊只要认为是对的,他就会坚持下去,也因此在某些人眼里成了“异类”。

  阿勒泰地区主要用外调苗植树造林,而外调苗有不少质次价高,严重影响了造林质量。他明确表态:“一定要确保苗木的质量,对不合格的苗木要坚决烧毁。”

  2003年3月,地区种苗站在布尔津县查获30万株劣质苗木,作为分管领导的郭青俊态度非常坚决:“烧”!这时候,说情、威胁、利诱一起涌来,就是在焚毁现场,来自各方面说情的电话不断。有人说:“有领导讲情,你不要就算了,让他拉到别处卖。” 他却说:“不合格苗到了我手上就不能再流向市场!老百姓挖坑种树,栽下的是希望,如果种的是死苗,我们良心何在?”他公开组织销毁劣质苗,引起极大社会反响,群众拍手称快。但也有人说:“北京可来了个疯子!”也有人威胁说:“我们迟早会收拾你!”但郭青俊不为所动。

  人们过去常常私下里说,牧区阿勒泰“年年造林不见林”,抽查验收合格率总是100%,可树木一直不见增多,真是怪了!对此,郭青俊又较真了,他决定改抽查为普查,这却捅了马蜂窝。有的县林业局长暴跳如雷:“国家林业局才抽查10%,地区林业局有病”。郭青俊平静地回答说:“工程质量好才是好样的。”

  他组织了四十多人对全地区退耕还林地进行全面普查。有的乡不配合,说路断了去不了,他说就是骑马也得去;有的退耕户指桑骂槐说他不得好死,他假装听不见;他和队员们同吃、同住、同下地,走遍了阿勒泰近年来35万亩造林地。对于工程质量不合格又不配合者,郭青俊使出了杀手锏,“要么树在,要么钱在,不合格者暂缓兑现”,又一次在阿勒泰引起了震动。

  几招下来,阿勒泰的造林质量逐年提高,国家林业局验收组评价说:“阿勒泰的工程质量是他近年来所验收省区里最好的。”

  有人感慨地说:“郭青俊过于追求真实和完美。” 郭青俊对此的反应是,如果不坚持原则,怎么能把国家支持西部的政策落实好?如果你好我好,不干实事,援疆还有什么意义?

  三个效益齐找,巧妙化解林牧矛盾

  郭青俊在工作中并非一味强硬,而是更注重采取因势利导的办法。

  额尔齐斯河和乌伦古河位于阿尔泰山和准噶尔盆地之间,是阿勒泰地区最重要的两条水系。这些河谷中的森林是我国三北防护林的重要组成部分,上世纪六十年代共有83.4万亩,到八十年代末仅剩34.7万亩,26年间减少了一半还多。

  “优良牧草被牲畜不断啃食,不能结子繁殖,而一些毒草、灌木却不受影响,大肆繁衍,导致草场退化。”郭青俊告诉记者,同时,林木幼苗被大量牲畜啃食一光,只剩下一些“爷爷树”。这样一来,森林保水固土的生态功能在逐步弱化,将导致宝贵的水资源更加短缺,加速了草场灌丛化、荒漠化变化的进程。

  由于阿勒泰地区的森林分布区域也是草本分布区,在同一块土地上,林业部门持有林权证,有护林的责任,而牧民则持有草原证,也有放牧的权利。过去采取了强硬的禁牧办法,牧民们意见很大:“你们保护森林没错,可是我们牧民没地方放牧,怎么养活牛羊?”如何解决突出的林牧矛盾,成了当地林业部门的一块心病。

  河谷地区的林草被破坏不是牲畜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用铁丝网封堵,只能挡住牲畜,却挡不住人,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郭青俊经过调查后得出结论。

  “要保护好这一片绿色家园,必须充分考虑到牧民的利益,光要生态效益,不讲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强硬办法行不通。” 郭青俊说,“后来,我们采取了一个办法,就是挨家挨户地告诉牧民,只要一亩地能保留100棵树苗,来年一亩地就给补助8元钱。这种办法效果不错。实际上,只要觉得划算,牧民就会跟你走。”

  牧民吉德尔汗说,当时他也是半信半疑,但经不住林业干部的多次劝说,最后还是把自己的200多亩地用木栅栏围起来,牧畜吃的草料都到围栏里割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当年长出来的小树苗。

  “第二年,郭书记就给我送来了2048元。更没想到的是,围栏里的草没被牲畜啃食过,长得有快有一人高,后来还多打了60多方草,卖了3000多元钱。” 吉德尔汗说,保护森林好处多得很,现在许多牧民都愿意跟着干。

  如今,河谷林封育区面积达到了30多万亩,又变得草高林密。“看来,要想保住树,得让人活好。讲科学发展观,就是讲以人为本。”郭青俊说,好办法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当我们认真开展调查研究,一切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总能找到破解决难题的路子。

  打造学习型机关,为阿勒泰留下一支不走的队伍

  从上任那天开始,郭青俊就努力打造学习型机关,先后与新疆农业大学、北京林业大学等联合举办研究生进修班,严格的教学计划、扎实的业务培训,为阿勒泰地区留下了一支不走的林业干部队伍。

  郭青俊办公室有几摞厚厚的特殊文档,那是职工们的考卷。说起学习,他像孩子般兴奋,骄傲之情溢于言表:保尔江去年考第四我还骂了他,今年就考了第一;李霞已经能够融会贯通了;你能看出这是民族同志的答卷吗?娜依的,答的多好……”这一切浸透了郭青俊多少心血和汗水!

  人才匮乏制约了边疆经济的发展,他深知智力援疆才是援疆之本。2004年,他与新疆农大联合在阿勒泰办研究生进修班,70个人参加了学习。2005年他又选派优秀学员到北京林业大学脱产学习一年。培训班联系好后却没几人报名,急得他感冒上火,一个一个去动员。有的开始同意了,回头又反悔,有的干部反复多次谈,有的请家人做工作……最后,还有几个业务尖子不愿去,他来硬的:不去上学,一个月内调离!基层缺人手,县局不愿让骨干出去。郭青俊在一次会议上对局长们说:“这事算我求大家了!我能在阿勒泰呆几年?如果要政绩,我更希望这些人在家干活。为了地区林业的未来,拜托了!”最后,共有 37人去了北京。

  成人培训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为使业务学习落到实处,他在全局进行闭卷考试,开始时很多人无法接受,有人说:“我高中讲哈语,大学听的是维语课,现在又要考汉语,我一辈子学语言了。”他们写抗议信,和他“谈判”,给他脸色看,他不为所动,每次都亲自出题、监考。有人抱侥幸心理,考场作弊,他当众撕毁试卷,几十岁的人让他骂的无地自容,眼泪汪汪。为帮助民族同志理解,他把行政执法程序编成小品,亲自组织排练演出,寓教于乐。他的执着和务实打消了许多人的惰性,你学我赶的氛围渐渐在林业局形成,有的人周末都主动到单位学习。有的人看书到晚上三四点。尝到甜头的职工说:“要早这么学我们的业务水平都不知有多高了。”

  三地相思苦,化作民族情

  郭青俊离开北京时儿子刚8个月,不久,爱人又被派驻国外,一家三口分居三处,相思之苦常常让他难以入眠。

  进疆前两天,郭青俊爷爷去世,没能在老人临终前看上最后一眼,这种伤感和内疚一直埋在他心里。进疆后,当他在造林现场得知外婆去世的消息,心如刀绞,却又无法脱身。外婆出殡那天深夜十二点多,他处理完事务,一个人悄悄来到阿勒泰朝向山西老家的路口,含泪烧上一把纸遥送外婆……。

  郭青俊把对亲人的思念转化到对群众的关怀之中。林业局哈萨克族女职工巴哈提患不孕症十几年久治不愈,十分消沉。郭青俊便安排她到北京学习、顺便看病,并叫才到北京打工的妹妹请假带她去协和医院看病。治疗3个月后,巴哈提终于怀孕。在一次聚会上,巴合提爱人海拉提一见到郭青俊就跪下了,连声道谢。不幸的是,孩子出生不久竟意外夭折。这几乎让巴哈提崩溃。郭青俊也自责不已:“怪我疏忽了,怪我疏忽了!要是我想得再周到些……”他叫人送钱给巴合提补养身体,多次劝她振作,并再次安排她外出治病。当巴合提接到那只装钱的信封时,泪水喷涌而出,泣不成声… …

  沙依兰别克的弟弟2005年考上新疆医科大学,眼看就要开学学费还没凑够,四处告借的沙依兰别克不知所措。郭青俊得知后,立即拿出1500元工资交给他,这个坚强的哈萨克小伙子顿时泪流满面。这事引起郭青俊深思。他与党组成员商量,决定由单位给学子们适当补贴,大学本科补助1000元/年;专科补助800元/年;中专600 元/年;高中100元/年。暑假,他请职工及子女来座谈,他说:“我希望孩子们因为父母从事林业工作而自豪;希望父母因为子女成绩优异而骄傲。”小学生叶尔波对爸爸说:“我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考上大学!”一名老职工含着眼泪说:“郭书记把什么都替我们想到了啊!”

  援疆期间,郭青俊争取的林业项目资金已达2亿元,他提出的林业工作新思路得到各方面的广泛认同,阿勒泰地区林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他先后被授予“中央国家机关十大杰出青年”、“全国林木种苗行政执法和质量监督先进个人”、地区“十佳党员”、“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面对荣誉,他说:“其实我有很多缺点,可大家包容我,给了我太多的支持和鼓励。与其说是我在援疆,不如说是新疆培养了我。”

  链接:阿勒泰地区位于新疆最北部,总面积11.78万平方公里,辖阿勒泰市、布尔津县、哈巴河县、吉木乃县、富蕴县、福海县、青河县等六县一市,总人口61.26万人,其中哈萨克族30.28万人,是本地36个民族的主体民族。阿尔泰山位于阿勒泰地区北部,在突厥语中有“金山”的意思,它横亘在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四国边界上,在我国境内由西北向东南延绵800余公里。 (A01)
作者: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