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专题报道>> 口述北林

专访沈瑾瑜先生:守筑基建业之岗,怀育人荣校之心

  【人物档案】

 

  沈瑾瑜,男,上海市青浦人,生于1939年,1960年参加工作。高级工程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结构工程师,中共党员。曾担任学校基建处副处长、处长。1960年—2000年期间,参与或主持学校各类教学、科研、生活用房的工程规划、设计、施工等工作。总建筑面积约35万平米(包括云南林学院建校)。业余时间,在“建筑技术”刊物发表几篇文章:《浅谈高校图书馆建筑设计》《高校中小型建筑设计》《建筑防水设计与施工中急待解决的问题》《聚胺脂保温在室外采暖管道的应用》。

 

 

(沈瑾瑜先生与自己的美术作品合影)

 

       【人物故事】

 

  “我啊,在学校基建岗位干了一辈子,从20多岁一直工作到退休,没有离开过学校。从六十年代在北京工作十年,到云南建校十年,回来就复校,复校以后学校又进一步的建设和发展,这又是二十年。这四十年有很多难忘的事儿,恐怕几天也讲不完。”

 

  1960年9月初,沈瑾瑜先生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了北京林学院,从这一年起,沈先生就与北林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忆起那时的北林,沈先生说道:“北京林学院是1952年在西山大觉寺建的校,条件很困难。学校现在的位置是肖庄,在50年代初,学校就开始在肖庄征地,开始搞基本建设,到1960年已初具规模。”当时的北京林学院,在校生只有2000人左右,教职工有几百人,学校直到云南搬迁,就只有三个系,林业系、森工系和绿化系,还有基础部。“那时的校园虽然朴素,但也十分美丽,最关键的是,所有教职工和学生都团结一心,誓言要建设‘万人大学’”。

 

  然而,“一号通令”的到来,使得刚在肖庄落下脚跟的全体师生,不得不跟随大部队搬迁至云南。“整个搬迁从1969年11月份到云南,到1979年10月份回北京,在云南整整10年。”从丽江,到下关,再到昆明楸木园,沈先生跟随学校一路转移,最终,学校与中科院植物所达成协议,在楸木园正式建校。“当时,根据云南省的安排,把云南农大的一个亚热系跟我们学校合并,学校正式命名为云南林学院。这样云南林学院就在楸木园正式建立了。我们在楸木园总共呆了6年半的时间。”沈先生回忆道。但是由于楸木园水资源缺乏,土地面积缺少,且地处偏僻,交通不便,长远来看,还是不适合林业院校的发展。于是,“经过多年的艰苦复校的工作,校领导、复校组和我们基建处的努力,终于在1979年初中央批准学校回京。”

 

  正如沈先生所说,返京复校的工作并不简单是搬迁回京就结束了,而是过程艰苦,斗争复杂。单是在校园土地、房屋校舍被占用等事情上,就经过了多年的反复交涉,最终才慢慢将部分土地收回。但总的来说,已经和最初的土地面积相差甚远了。在复校期间,沈先生所在的基建处按照校领导部署,两步同时走,“一手抓”与外单位打交道,腾房划地;另一手开工建设新楼,满足师生学习、住宿需求,使得学校的基础设施逐步完善。

 

  在基建处工作的这些年,沈先生兢兢业业,为学校基本建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沈先生回忆自己过去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也对现在正在学校各岗位工作的年轻教职工提出了自己的希冀:“如何办好学校?党员也好,年轻教职工也好,要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那个年代不一样了,办公条件、学习条件都提高了,但是努力工作、艰苦奋斗的作风同样不能忘。”

 

  从六十年代肖庄建校,到搬迁云南后的十年建校,1979年回京复校,再到之后二十年“211”基建工程进一步发展,沈先生一路与北林同行,与北林共发展。志不求易,事不避难,这是沈先生多年来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尽心尽责的真实写照,也是对北林青年师生的殷切期望。

 

    (本文为沈瑾瑜先生口述摘要)

 

作者:刘晓楠;审稿:焦科      |     编辑:刘晓楠; 审核: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