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专题报道>> 口述北林

专访孟兆祯先生:守正创新,永感党恩

  【人物档案】

 

  孟兆祯,1932年9月出生,湖北武汉人,中共党员,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教育家。1956年从北京农业大学造园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后因院系调整,并入北京林学院,从事园林教学工作。先后担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和风景园林系主任。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4年获首届林业科技贡献奖,2011年获首届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终身成就奖。

 

 

  【人物故事】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我想用回忆的方式来纪念党恩育了我70年,把一个愣头青小子培养成一个能够建设祖国的人才。”已经耄耋之年的孟兆祯面对镜头,精神矍铄,中气十足,向我们讲述了他在党和人民培育下的成长经历和北林记忆。

 

  “小时候我就是个愣头青,经常顽皮捣蛋。19岁高中毕业,来北京读书以后才慢慢有了长进。”

 

  1952年,孟兆祯考上北京农业大学。从重庆坐船到武汉,再从武汉坐火车到达北京。尽管在火车上没有睡着觉,人还比较困乏,但一到北京,孟兆祯就迅速赶往从小心心念念的天安门广场。天安门的宏伟磅礴,让孟兆祯内心十分震撼,颇受教育。

 

  “当时读书的学费、伙食费,甚至来北京的路费,都是国家负担的,充分体现了党对我们高等院校学生的重视和培养,所以我一直觉得是党的恩育改变了我。”孟兆祯发自肺腑地说。也是从那时起,在孟兆祯心里埋下了“守正不偏,永感党恩”的种子,伴随着他从求学到治学的坚定脚步。

 

  1956年2月,孟兆祯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从北京农业大学造园专业毕业留校任教。后因院系调整,并入北京林学院,从事园林教学工作。“毕业以后,我开始思考如何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祖国需要的人。我的老师告诉我,不要挑工种,多做多思。”

 

  那时的北京林学院非常荒凉,还有人在肖庄里面打野兔、打鸟,人财物都很匮乏,与现在天壤之别。由于学院师资力量薄弱,一名教师往往要同时承担多方面教学工作。孟兆祯时刻牢记恩师的谆谆教导,在制图、画法几何、园林史、园林艺术等多门课程中担任助教,任劳任怨,在夯实自己基本知识和专业技能基础上,践行教书育人的光荣使命。

 

  1985年,东京召开IFLA大会。那时中国尚未加入IFLA,只能作为观察员身份参与。北京园林局的李嘉乐先生把他当年的观察员身份让给了孟兆祯。在IFLA大会上,孟兆祯目睹了其他参赛学生的卓越风采,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北林的学生介入国际学坛,参加竞赛。“我认为获奖其次,主要在于介入国际学坛。”

 

  在备赛过程中,孟兆祯亲自指导学生做传统园林,将其翻译成英文,配上图片。由于学生经济条件较差,更谈不上有外汇,孟兆祯还为其垫付了报名的美金费用。最终,我校学生代表刘晓明第一次参赛就获得了当年IFLA的大学生设计竞赛第一名,奖金共2000余美金,并受邀到法国巴黎领奖。在那个年代,大学教授都鲜有出国,作为一名高校学生远赴巴黎领奖,十分罕见,无疑为祖国争了光。当时《人民日报》用头版报道了北林学子获国际大奖的好消息。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孟兆祯记忆犹新。后来,在学校大力支持下,包括刘晓明在内的三位学生,陆续拿下了四个国际大奖。通过这些竞赛,开辟了北林介入国际学坛的先河。从那以后,IFLA在专业排名上,把北京林业大学园林专业排为中国第一。

 

  “今年我已经89岁了。虽然体能下降了,但我还是有决心,尽我所能把教学工作做好,培养优秀的青年学生。我相信北林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这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为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国梦贡献力量。”这是一位北林人对母校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也是一位65年党龄的老党员对党和人民恩育的庄严承诺。

  

  (本文根据孟兆祯先生口述整理)

  

作者:杨一楠;审稿:焦科      |     编辑:杨一楠; 审核: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