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视频新闻

百年五四 致敬青春 | 沈国舫院士专访:我眼里的青春

发表时间:(2019-05-05)

  我们是涓涓细流都要进入大河

  最后形成洪流

  来推进这个时代的发展

  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尽量使得我这个部分贡献更大一些

  但总要归到国家复兴伟业的大洪流里去

  ——沈国舫

  

  

  1956年,留学苏联的沈国舫还未满23岁。为了投入到祖国现代化的建设中来,他谢绝了老师希望他继续读研究生的挽留,回国参加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同时深入了解中国的林业现状。他相信,祖国需要绿化,国家需要人才。

 

图/1954年春,已学习三年的沈国舫在辅导苏联同学学习

  

  1957年,沈国舫开始研究西山林场,当时还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他就骑着自行车,挨座山、挨个地方做调查研究。同时,他还担任着在中国讲学的苏联专家的助手。“一边参加教学工作,一边进行调查研究的工作实践”便是沈国舫青年时代的开始。

 

图/苏联专家给同学上课

  

  1960年,27岁的沈国舫升任讲师,从事教学科研工作。作为教材编写组组长,短短半年时间内就编出了第一本中国的《造林学》。

 

图/林业系沈国舫先生做科研报告

  

  

  自小定下学林的心性

 

  为什么学林?

 

  很多人问过沈国舫,他的回答里,提起了幼年记忆中故乡的秀丽风光。

 

  1937年,为了逃避战争的炮火,在上海工作的父亲把五个子女送回老家暂住。这是沈国舫童年第一次回故乡。

 

  他们回去时正是秋天。“四婆婆带着我采菱角,一个大脚盆,她坐在前头,让我坐在后头。”

 

  “我到现在还有记忆,那时候我们家门前是湖泊,屋后也是湖泊,水很清,鱼也多,有菱角。”

 

  老家的江南水乡风光在他记忆里一直都在。他出生在上海的弄堂,也许和故乡比,城市环境的拥挤憋闷让他自小就向往大自然,学林的心性也就此定下。

  

  爱国氛围里度过少年时代

 

  他毕业于当时的名校上海中学,学生都是各个地方的拔尖人。一帮同学课余聚在一起,叙谈救国宏志。“有说要搞原子能的,有要造飞机的,还有要开采石油的(后来他们许多都如愿以偿),而我却宣称要搞农业,因为我认为农民最苦,解救农民是最要紧的。”

 

  这也印证了数十载之后的今天,沈院士在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各个领域都有发展机会,需要认准一个目标做下去,不畏艰难 不畏艰苦,要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才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上海中学的校歌他至今还会唱。他记得前一半歌词是:龙门发轫进无疆,一柱中流海上,翘首太平洋,国运艰难,舍我谁安攘,抚淞沪战创,勘不平约章,涌心头热血潮千丈!

 

  他在这样的爱国气氛里度过了少年时代。

  

  开启与树木打交道的历程

 

  1950年的春天,他高中临近毕业,那也是新中国的第一个春天。正在读一些农业课外书的少年,刚巧看到画报上苏联于1948年开始的农田防护林建设计划,他很兴奋。于是,大学志愿,他选了刚刚成立的北京农业大学。

 

  学林苦不苦,有没有前途,他根本没有考虑。“只要国家有用,就是好的,就这么简单。”

 

  1950年秋天,不到17岁的沈国舫兴冲冲来到北京农业大学报到,才知道他的入学分数高出第二名录取者50分左右。从此他进入了“林家院子”,开始了一生与树木打交道的历程。

 

  北京农业大学的大一部安排在卢沟桥农场。农场条件不好,教室也挤,他们一班五六十人一边学习基础课,一边进行为期一年的农耕实习,晚上还要下附近农村(他去的是丰台区五里店村)帮农民识字。

  

  1951年7月,他接到学校通知,要他准备去苏联留学。当时,600多名同学中,只选了两个人留学,学林的只有他一个。

 

  出发前一天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饭店为新中国首批国家公派的300多名留学生饯行。“这批人里面后来成为院士的有好几十人。”

 

  出发那天,大车送他们去前门老北京火车站。当车子经过天安门时,留学生们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这个歌是那时候最时髦的歌,调起高了,但大家都唱上去了。”

 

图/1952年留学前苏联与同学合影

 

  他被安排到著名的列宁格勒林学院上学。单身一人,又不懂俄语,他每天学习13个小时,听不懂就根据公式、图像、符号去猜,靠翻字典去抠。当时他是学院唯一的中国学生,“我必须表现得好点。”

 

  留学五年,他全部课程的成绩都是优秀,照片上了学校的光荣榜。

  

  学成归国投身林业建设

 

  1956年,乘坐横穿西伯利亚的火车回到阔别五年的祖国,沈国舫走进北京林学院大门。

 

  

  作为第一个林学专业的归国留(苏)学生,他想赶快熟悉我国自己的林业。当年秋天,他就利用协助苏联专家指导研究生的机会,到全国各地林区转了一圈。

 

  

  “在五六十年代,我读遍了在我的业务领域内当时可及的书刊。”不仅如此,为了扩大知识面,他还读了不少自然地理、地植物学、植物生理学和农业科学方面的书籍。

 

  他像树一样成长。等到国家雨过天晴时,他已成为林学界小有名气的中年专家了。

 

  北京的西山林场是华北地区建立最早的国营林场之一,这里也是他学林生涯中第一个学习和研究的对象。

 

  

  1959年秋,他带所有林业系的新生到西山上进行入学参观实习。“徐冠华、唐守正、寇文正等林业界名人就在这批新生行列之内。”

 

  

  他常常教学工作一结束,就脚踏一辆半旧单车赶到林场,与工人们一起挑苗上山,挥锄刨坑。“哪些树种?怎么搞?这里面有好多问题。那就亲自动手,自己跑到林场去跟工人们一块儿干呗。”

 

  

  1950年冬,他还在卢沟桥农场学习和实习时,曾和同学从卢沟桥一直往北步行,过了八宝山走到了西山的脚下。只见西山上荒草遍野,碎石裸露。当年的青年为何时才能把这些荒山绿化而着急。

  而现在的西山,已一片郁郁葱葱。

  

  如今的沈国舫也已近耄耋,但谈起青年时代,他仍然能够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或许,这就是青春的魅力所在。

  

青春是什么?

梦想、奋斗、青涩、亲情、友谊……

沈国舫院士告诉我们,

青春,是一切希望都在前面,

只要去努力,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

就一定能有所收获!

  

来源:宣传部          作者:宣传部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