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媒体北林

中国科学报:育人于山林 ——记北京林业大学赵秀海团队

发表时间:(2018-04-04)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在野外工作一段时间,师生关系、同学交往比在实验室更亲密。在野外沟通顺畅、不生硬,学生们的办事能力、自主性都得到了锻炼。

  

  如果再晚一些时日采访,北京林业大学林学院院长赵秀海又要变成“光杆司令”了。每年5月到10月,团队中的学生都会被他派到野外,身边就没有助手了。

  

  “野外实验发现问题和实验室发现问题是两码事。”赵秀海这话并不假。曾经有学生在长白山发现水曲柳雌树结实却长得快,雄树不结实反而长得慢,由此发现了雌雄异株植物的这种特殊现象,并进行了一系列槭树研究。

  

  后来有人展示了一套东北树木生长模型,赵秀海的第一个质疑便是“由于雌雄异株的存在,当只对一种性别植株取样时,如何能反映树种的全貌呢?”对方恍然大悟。

  

  这类和生产实践结合的问题,在文献中是看不到的。这也更坚定了赵秀海团队(以下简称团队)“育人于山林”的培养模式。

  

  守望与传承

  

  抬头是高大的红松林,针叶突破林冠间隙刺向云端;踩在林间落叶上,不时发出“咯嗞咯嗞”的声响;身旁鸣叫的林蛙、不经意间闯入镜头的金丝猴一家……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每一名团队成员,“这里是野外!”

  

  团队把野外科考称为“出外业”,而这一词汇几乎贯穿于每名成员读研生活的始终。被录取的研究生还未正式入学,就已经接到了团队出外业的通知。“目的是培养他们出外业的兴趣、融入团队的能力,为敲定研究方向作准备,让学生提前进入角色。”赵秀海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出外业”的主要目的是采集数据。树木生长周期长,一年间的变化通常不大。“不同树种的光补偿、不同施氮浓度下苔藓植物的生长……今天跑一趟、明天跑一趟是很难发现规律的,需要长期定点观测。”赵秀海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30年如一日坚持带领学生深入东北天然林林区开展实验研究,每年在野外工作时间累计超过120天,获“国家野外科技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博士生范春雨把每年的“出外业”形容为与树木的“会友”。“赵老师告诉我,如果不认识树,怎么知道树木生长、死亡的内在规律是什么?怎么知道森林中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怎样的相互作用?而这些对于我们理解实验结果都很有帮助。”

  

  事实上,团队中的研究生们既是“守望者”,也是“传承者”。

  

  赵秀海告诉记者,学生毕业论文所用到的数据,可能只有一小部分是自己获取的,也许50%都不到,另外的数据则是使用前人留下的。“因此,每个人都是总体的一分子。”

  

  作为其中的“一分子”,张春雨曾跟着赵秀海翻山越岭搞森林观测,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因多年来科研成绩显著被破格晋升为教授。“身份转变带来的不同是,作为教师要统筹、把关学生的实验方案,到野外则指导学生根据实际情况修改完善;相同的是,依然要把每个暑假都奉献给山林。”

  

  从2005年至今,该团队在中国国家尺度上建立了三条长期定位观测森林样带,分别是东北针阔混交林样带、中部油松林样带和西部云冷杉林样带,样地的规模与尺度等均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让学生健康成长

  

  野外5个月的经历比在校一年的所得都更弥足珍贵。实际上,在野外工作不仅仅是文献与课本对应上那么简单,对于学生的健康成长也很重要。

  

  赵秀海曾经招了一名来自山东三本院校的硕士生,这名被贴上“只会考试”标签的学生最初很有挫败感。“只是生错了地方”,赵秀海用简单的一句话,轻松地打消了这名来自高考大省学生的疑虑。

  

  在赵秀海的指导下,这名学生一年之内就将长白山常见植物认全了,对不同植物的花期尤其感兴趣。她和同学一起向国内一知名学术期刊投稿,同学的论文不到一周就被拒稿了,而她的论文却在2个月后顺利地被接收。

  

  学生之间也会相互影响。研究生王娟最开始对出外业很排斥,但是看到博士生师兄、师姐都出外业,于是就硬着头皮上。后来她的态度逐渐由“排斥”转向“喜欢”,并且成为位于吉林蛟河的北林实验基地“大总管”,所有的经费由她调配,和地方林业局协调、雇佣当地工人都由她一手打理。

  

  “同学之间交流,学做人是第一位,做学问是第二位。做不好影响的是团队、个人。”对于一名学问至上的林业科技工作者,很难想象赵秀海能够如此“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在野外工作一段时间,师生关系、同学交往比在实验室更亲密。“在野外沟通顺畅、不生硬,学生们的办事能力、自主性都得到了锻炼。”赵秀海说。

  

  学生们长期跟当地工人、农民打交道,性格越来越开朗。林场职工做了好吃的,有时也会给他们带一份。成天爬山锻炼,女生也不嚷嚷着减肥,一顿能吃下3个馒头。 很多学生毕业后跟导师关系会慢慢疏远,但赵秀海和毕业生依然关系亲密。“实际上就得益于出外业。我给他们做红烧肉,他们都盼着我来。”赵秀海笑着说。

  

  不久前,该团队入选“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学团队”,这也是对于团队立德树人、敬业奉献的最好褒奖。

  

  国际会议“练兵”

 

  论文被数量生态领域全球排名第一的专家、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教授皮埃尔实名评审, 博士生谭凌照回味着 “被偶像翻牌” 的感觉。

 

    依托于由北林大主办、赵秀海主编的期刊《森林生态系统 (英文版) 》(Forest,Ecosystems,2017 年底进入 SCI),赵秀海团队牵头举办的国际会议,已成为该领域的一张学术名片。去年的春季会议,皮埃尔就是其中一位受邀嘉宾。

 

    得知偶像要来,谭凌照特别激动。“从前我就一直看皮埃尔的论文,遇到不懂之处还给他发邮件,他回答得迅速又仔细。”更为难得的是,她还跟着包括皮埃尔在内的学术大咖来到野外作科研工作讲解,并给在场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无巧不成书。谭凌照后来投出的论文,审稿人正是皮埃尔。并且打破匿名审稿的惯例,皮埃尔采取了实名评审。

 

    通过国际会议“练兵”,是赵秀海的一个妙招。

 

    他给研究生的任务是一对一全程陪同、 野外基地现场讲解。 一对一安排的是相同研究方向的专家与学生,给他们现场及日后制造更多交流的机会。而野外现场讲解 “把一位牛人请来与让一群牛人在野外听你讲解,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一个人的视角单一, 一群人的思维方式、研究领域丰富,他们会从不同角度与学生交流”。

 

    这样的学术会议对于国内高校同领域的青年教师也是很好的契机。往往会议结束后, 东北林业大学、 山东农业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中科院地质所、 黑龙江林科院等青年教师主动要求陪外国专家去野外, 一路交流。

 

    “未来团队走向国际一流,他们将是主力军。”每次评价团队中的青年教师,赵秀海眼里都充满了光芒。他不仅鼓励青年教师在一些项目上大胆牵头,还在一些项目申报的排序上主动把青年教师提到前面来。“作为我国林业最高学府,只有为林业培养最高水平的人才,才真正地有希望。”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中国科学报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