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党建思政

“阳光优材工程”精准帮扶助成长

发表时间:(2017-05-16)

 

        也许在校园里总有这样的一批学生。他们需要帮助克服进入大学后的心理状态失衡、自信心不足、生活适应性差等问题,缩小与其他学生在全面发展上的差距。而这样的帮助,仅靠常规的奖助学金资助、辅导员班主任谈话是远远不够的。

  

         然而,我们也有这样一批老党员,把这件事当成一项工程,用他们温暖的心去帮助这一批学生。学校于2014年启动“阳光优材工程”(简称“工程”),以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核心任务,以个性化精准帮扶为手段,帮助他们成长成才。  

 

精准定位

 

        做好“阳光优材工程”的关键在于精准定位目标群体,准确把握目标群体特征,精准发力,提升针对性和实效性。  

 

        2014年,从事学校资助工作两年的李斌明显地感觉到,现在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与普通学生在教育资源的获取方面差距越来越大。如何帮他们把这方面的差距给补齐是实现个性化精准帮扶的关键。  

 

        把“工程”面向所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吗?估计人手不够,那如何确定帮扶对象呢?  

 

        学校一是通过数据分析、实地考察和日常管理,建立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群体基础台账。二是开展定性分类,研究制订《影响家庭经济状况因素及分类办法》,完善资助工作信息化建设,建立了学生家庭经济状况的基础数据库。三是实施定期家访,组织学工干部、辅导员和班主任,利用外出培训和假期,实地了解学生家庭基本情况。四是启动定量监测,科学分析学生校园消费数据,建立不同学生群体的消费特征模型。  

 

        经过上述4个步骤,最终确定为新生中特困生群体。从入学开始帮他们度过最开始最困难的时期,更好更快的适应大学,缩小与普通学生的差距。  

 

谁来温暖你

 

        李斌与学校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关工委”)副主任吕焕卿聊起这个打算,这恰好与关工委的离退休党员干部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也认为,对于这一群体有必要实施特殊帮扶,使他们尽快融入正常大学生群体,正想找开展具体工作的切入口。  

 

        最后决定将这个目标群体按照每组5-6名学生的标准,分为若干个互助小组,向每个互助小组配备1名成长导师。  

 

        导师的选拔遵循自愿原则,选择了一批热爱教育、身体素质优秀健康、拥有教育经验而且具有时间与空间优势的老同志。他们的年龄从70岁到84岁,都不算年轻,但都乐于与青年人交流。  

 

        在职能部门的主导下,导师们发挥“长辈优势”,通过做客聊天、读书分享、出游散心等方式,提供人文关怀和情感支撑;通过传授学习方法、指导学业发展、激发学习热情,提供经验支持和学业辅导;通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课程、“红色”主题社会实践、励志讲座,提供精神引领和理想信念培育,弥补原生家庭带来的情感缺失、人际障碍等问题。  

 

 

 

 

        “工程”已经从2014年持续到了现在,3年里,导师团队在不断扩大,从一开始的6人,一直到现在的15人,大家都在努力帮助着学生们。  

 

用我的温暖换你阳光成长

 

        导师们通过经济帮扶、学业辅导、心理疏导、社会实践等,带领自己小组的学生们成长,帮助他们树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实现个人全面发展。到目前,共计有119名特困生受益,学生们在学业发展、素质提升、价值观培育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  

 

        一个藏族的学生初到学校,想要打工挣生活费,因为没有经验交了200元中介费后被安排到很远的郊区县去工作,收入还不及交通费用,还要在路上花大量的时间。联系他的导师知道后,自己掏了200元给他,说:“这200元就当买个教训,这个教训的钱我来出,但是你以后要吃一堑长一智。”  

 

        另一个西藏的学生,他不善言谈、不与别人交流,同学对他的评价并不高。经过了解发现,他并不热衷于自己的专业,学习压力大,他无法应付。在导师的努力协商下,最终帮助他转入了自己喜爱的专业。他性格开始开朗,而且与同学的关系也开始变好。在教师节的时候,他给导师送了3支康乃馨,表达对导师和学校的感谢之情。 

 

       一个新疆的学生,汉语基础比较差,导师鼓励他积极与汉族同学交流,经过了一段时间,他的汉语变得很流利。这个男生一直对军人心怀向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如愿,后来学校武装部征兵,他向导师坦露自己的想法,在导师的鼓励下终于去了福建成为一名士兵。  

 

        导师们对学生的家庭状况包括身体状况都非常了解,而且总能适时的给予帮助。一个特困生,家中只有单亲妈妈,家庭贫困,常常辗转租房搬家,在姨妈与导师的帮助下,终于成功搬入了合适的房子。在过节回家的时候,他告诉导师想用自己攒的钱给妈妈买头巾,导师也给予了一点帮助。  

 

        还有一个学生,患有严重的胃病,一旦空腹就会胃绞痛。一次军博参观活动回来比较晚,同车的同学在吃饼干,并且给导师分了几块。当时导师一转头,就看到这个学生面色苍白,连忙将饼干递过去,吃完了饼干学生的脸色终于好转了。  

 

        导师们虽然只负责大一这一年的培养,但是与这些学生建立联系后,给予他们润物细无声的爱,他们已经当导师是他们的家人,在后面几年里联系并不会断。  

 

 

        导师们说,这些孩子可能内向、不善表达,但是他们都是朴实、善良、有自尊的好孩子。只要针对其症结解决他们的问题,走过这道坎,他们其实非常优秀。孩子们每年都有进步,他们立志要救自己、救家庭直至国家。

     今年4月,导师团队被授予“北京教育系统老党员先锋队”称号。(A23)

来源:北林报          作者:李佳